位置: 首页 > 魅力秦安 > 名胜古迹 > 正文

春场行宫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2-25 17:03:00 编辑:
分享到  

 
       春场和行宫是凤山风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位于凤山之下的凤山村。凤山村是一个具有深厚历史文化的文化村,2006年和陇城镇娲皇村一起被列为省级文化名村,凤山村又名先农坛。明志中称县城旧有四坛,城北有风云雷雨山川坛,城西有历坛,城南有社稷坛,东城外即为农坛。明清时,县内就有立春时在此行鞭春礼的礼制。“岁立春先一日,知县率僚属迎春于县东郊,至日昧爽,知县以下具朝服行鞭春礼”。鞭春礼就是民俗中的“打春牛”习俗。“打春牛”又称“耍春牛”,立春到“二月二”左右,在春场举行,表演者为三名儿童,一扮农夫,一扮农妇,一个头戴牛头面具,披麻袋片扮牛犊,又有二人持钹和小鼓伴奏,表演时,奏《急急风》后,农夫牵牛犊在过门《风交雪》伴奏下出场。过门后农夫接唱《春牛曲1》,“二月里来龙抬头,打开圈门吆黄牛,一吆吆到地里头,忙忙耕来忙忙种,一天种了二斗半,还不见婆子来送饭。”农夫持鞭扶犁,边耕边唱。奏第五遍时,农妇拎篮,扭舞上场,过门后,农妇喊:“老鬼来了!”并唱《春牛曲2》。“转了一回娘家挨了一顿打,从今后再不敢转娘家,你吃饭来我种田,咱俩个商量早回还。”通过一系列摹仿大人劳动情景的表演,展示了农历二月初二过后,农村春耕春播的繁忙景色,并祈求祝祷风调雨顺,庄稼丰收。如果县太爷要来行春礼,事先要在衙门口放三通铁炮,然后结队来此进行祭奠。
  春场其实就是全城最热闹繁华的地段,旧时修有戏楼,为二层阁楼式建筑,华丽典雅,飞檐翘角,琉璃彩绘,上书“春台神化”四个灵动飞扬的大字,楼下有茶点酒摊,各种小吃。场上还建有通天柱,即高大的旗杆,上挂龙凤旗帜,凌风飘扬,农坛旗杆巷的名称即来源于此。
  行宫:就是每逢庙会唱戏祈雨时,县城附近各方神像歇脚之所。今天凤山脚下残存的山门和部分古建筑就是清代行宫的一部分。过去,农坛庙会非常热闹,春场上人山人海,摊贩走卒、士人乡宦,皆汇集于此,丝茶陶瓷、山货土产,各种货物异彩纷呈。“上关里生意两行,春场里赛如北京”,就是当时老百姓通俗生动的形容。每年的求神祈雨活动和许多民俗活动都在这里上演,最有趣的要数“斩旱魃”和“穿城过海”,为一道独特的农耕文化景观。
  斩旱魃:魃,是神话传说中的旱神,《神异经·南荒经》中说:“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秦安干旱少雨,靠天吃饭,旱灾时常发生。斩旱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农耕风俗和祈雨仪式。每逢久旱不雨,官民就要设坛求雨,祈雨规模大,时间长,一般为起坛三天,宿坛三天,祭坛三天,设坛时,请来东岳泰山,镇江王杨四爷,圣母大爷,二爷和三爷在行宫聚会。求雨前,先用谷杆扎成旱魃的样子,单脚单手,目在顶,口朝天,(民间传说旱魃口朝天,吃掉了天上的云彩,所以天不下雨)。然后,在旱魃的脖子上挂一装满红颜料的猪尿脬,将其藏于南小河谷的窦家沟。设坛求雨时,让一师公代表泰山,下令将旱魃抓来,一群人就到窦家沟将旱魃捆缚而来。然后一师公藏于泰山后,一师公藏于旱魃后,互相问答。问:“有雨没有?”,答:“有雨”。“几天有雨?”“三日内有雨”。然后就等待三天。如果真的下了雨,就要送旱魃,把旱魃送到葫芦河边,用两个簸箕扎成船的模样,放旱魃于其上,置于河水上,让水将其冲走。如果三日内并没下雨,就要“斩旱魃”。斩时,将旱魃从死门带出,押到窦家沟,用一快刀,割破其脖子上的猪尿脬,让“血”流尽。整个仪式就结束了。这种显得荒唐的古老仪式,寄寓了农民对自然和神怪的一种非常微妙复杂的心理,含有深层的文化心理内涵。
  穿城过海:是一种场面宏大,热闹非凡的固定祈雨仪式。每年农历七月初十日,以上6个官神聚会于春场行宫。抬神的人称为马鹿。他们是来自县城附近18个庄口的拳棍手,穿蓝麻鞋,缠蓝腰带。他们的职责是抬神游行,杨四爷在前为押阵官,泰山爷在后为催阵官,游行队伍进城后,先在安家河西坛歇脚,然后师公们开始跳神。跳神是一种古老的原始巫术舞蹈,师公们头戴长辫,身穿巫衣,手拿羊皮鼓,边唱边舞。舞时甩动辫子,叫轮马头。其舞蹈剽悍粗犷,热烈奔放,极具古风。跳完后,再到北坛跳一个官场,从北坛进城门之后,震神威开始,马鹿抬着神像穿城而过,跟随护神驾的拳师及巫师行进间,一边吆喝着,一边敲击扇鼓,拳师手执柳棍舞动着拳术,让站立在马路两旁观看的群众跪而拜之。如有站立者,巫师挥动着敲击扇鼓鞭子,拳师挥舞着柳棍表演示意其站立着对神像的不敬。活动一直延续到傍晚,接着游行队伍来到县城南郊的何川村,又是彻夜不眠的祭祀活动,跳大神(扇鼓舞)。第二天又回到县城南郊的可泉寺(兴国镇的邢泉村庙会),观看娱神、娱人的六天大戏,整个穿城过海活动才算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