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陇水秦风 > 正文

【秦安历代县令录】清代秦安县令 | 牛运震

来源:秦安县融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20-12-02 08:46:26 编辑:
分享到  

清代秦安县令

牛运震

 


 

  牛运震(1706年—1758年),字阶平,设教时自号真谷,因有《空山堂文集》,故又称空山先生,山东省兖州府滋阳县人。祖洪范,岁贡生。父梦瑞,拔贡。叔梦英,河南息县知县。牛运震十岁即能作文,爱经史古文,仰慕韩愈,常置纸牌,上书“先师昌黎韩子”,私自祭祀。曲阜颜童如看过他写的诗,大惊说:“乃欲与圣人说话,真不愧东方一士。”康熙六十年(1721年),牛运震16岁,补博士弟子员。雍正六年(1728年)以选贡入太学,名已震京师。雍正十年(1732年)中壬子科举人,次年联捷登癸丑科进士,名列三甲第73名。乾隆元年(1736年)试“博学鸿词”科,以“赋长逾格,策多古字”而未被录取。

  乾隆三年(1738年)六月,签掣甘肃秦安县。八月长子牛衡生,因取小字“秦安”,以作纪念。九月从兖州出发,十月抵秦安。在《寄兖郡亲友书》说:“及抵秦安,乃弹丸小邑,僻处万山之中,地旷而瘠,民憨而贫。”以良吏自励,决心兴利除弊。

 

 

  创设书院。秦安县自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蔡曰逢中举,至乾隆初20多年间,全县无一人举于乡。牛运震到任后,于县署之东租赁民宅,捐俸创设书院。查出官荒地2000余亩,招户垦种,以地租作为书院经费。设置便门与县署相通,一有闲暇即去书院亲授生徒,常至半夜,一时学风蔚起,士子纷纷立志求学。乾隆九年(1744年),吴墱、路植楟中举,二人均出自牛运震门下,吴墱后来还考中了进士,官至河南通许县知县。陕西宜川张东闻牛运震之名,远来就学,亦考中进士。乾隆十年(1745年)春,牛运震即将调离,“念百工不可无肆,因于县署之东偏,买侯郎中故宅,增修斋舍以处之,榜曰‘陇川书院’。”后牛运震罢官后,主讲皋兰书院,秦安学子慕名而往者尤多,张辉谱、张梦熊、王勋等是其中的佼佼者。县人为纪念牛运震重教兴学的功绩,特立碑一通,文曰“真谷先生讲学处”,现嵌立于县泰山庙。

 

 

  平反冤狱。牛运震初到时,狱中积囚有十五、六人,所犯之事用杖刑即可处理,不至于关押多年。牛运震逐一进行审理,三月之内就清理完毕。巡检某诬马得才兄弟五人为盗,前任县令失察,得才自刎死。其兄马都上诉,前任县令又将马都引诱至县衙,在狱中杀死马都。其余兄弟三人将被解押至府城,牛运震审讯后,查明了事实真相,为之昭雪。清水县某令冤武生杜其陶父子谋杀罪,上司命运震再次审理。经查验,死者为自刎。牛运震以移尸治杜其陶之罪,而释放其子。上述两案例均被载入《清史稿》本传,足见其影响之大。

  编查保甲。牛运震用一年时间亲历四乡,清查户口,编造册籍,发给门牌。凡入册给牌者,共2万余户。并按村堡之疏密,人户之多寡,每十户或不及十户,立一甲长;每十里或二十里立一保长;每十保长立一乡约。官有册籍,户有门牌,一县户口一目了然。如遇狱讼、钱粮等事件,可由乡官就近处理,不必长途跋涉至县城,斗争讼狱日益减少。治盗尤严,他曾说:“边鄙风俗疵悍,不如此,则法不立;令不行,民不可得而治。且与其轻刑十人,不如重处一人而九人畏,是惩一而恕九也。”

 

 

  革除陋规。牛运震到任后,两年时间内查出各项陋规20余条,随查随革。乾隆九年(1744年),牛运震离任之前,将其中9条勒碑严禁:

  革除岁底裱糊衙门修理伞扇杂费;

  革除帮贴轿夫工食,并赴兰、赴岷每名盘费;

  革除帮贴卫、皂隶工食;

  革除开征开仓公礼;

  革除起解钱粮驮运脚费;

  革除修补仓廒并铺垫杂费;

  革除盘量仓粮,摊派夫价;

  雇赁民仓,摊派房价;

  革除陇城镇十三堡地方摊派夏满城规礼。

  开渠溉田。陇水水势旺盛,浑浊且带酸味,每水一石,其泥数斗,但宜于溉田。乾隆五年(1727年),牛运震捐资组织壮丁开渠,北自安家川,南及王家峡,在两岸共开渠六道,连同旧有三道,共计九道,可灌田1.6万亩,百姓深受其惠。

 

 

  清理田赋。牛运震深入农户,逐亩查勘,深山穷沟,无处不到,清除田赋积弊。县东北二百余里有西固所征收的本色屯粮378石,内有无着粮120多石,历年系屯民分摊,而且要赴秦安县城交粮,往返费用数倍于粮食之价。因此,百姓历年拖欠。百姓遇见带缨帽之人,即群起而攻之,甚至刀杖相见,势不可逼,逼则铤而走险,县衙胥吏视催缴西固所屯粮为畏途。牛运震单骑往谕,此地百姓从未见过县令,非常惊喜,杀鸡宰羊招待县令。经查,120多石无着粮属实,并无可垦荒地可抵补。牛运震请示上级后,将120多石无着粮免除,归入水冲沙压地亩案内。同时,召集甲首保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将本色粮改为以银代纳,每粮一石,折银六钱,减轻了百姓的负担,方便了百姓。

  栽植树木。秦安虽处万山之中,而树木稀少,用柴困难。至于修建房屋需用的木料,均购自他乡,价钱昂贵,搬运艰难。牛运震连年在环城官地捐栽树木800余株,并劝谕农民在山沟河畔栽种树木40580余株。乾隆五年(1740年),他又于坛庙空地捐栽柳树200余株,在各乡栽植柳树1500余株。

  推广农具。秦安地处边隅,农业生产技术落后,播种田禾,用手撒种,不但费工,而且出苗后耘锄不便。乾隆九年(1744年)春,牛运震制造耧斗10张,于川区耕地内演习使用方法,推广新式农具。全县共制造耧斗250余张,增加了亩产。

  劝捐社仓。乾隆七年(1742年),牛运震率先为社仓捐粟、谷100石,士民纷纷慷慨解囊,共捐粟、谷142石5斗,共计242石5斗。

  抗灾救灾。乾隆四年(1739年)五月,县北玉钟峡因暴雨而山崩河塞,“土高六七十丈,长七百余丈”,河水溢出,淹毁民居。牛运震于天黑得到闻报之后,放下饭碗,亲自带上畚箕和铁锹,募集丁壮百余人,星夜赶往玉钟峡,经过连续四昼夜的奋力抢修,开通水道,保护了五六百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水退后,他缘山步行,以钱米给灾户。乾隆四年(1739年)九月,当地父老为之立碑,题曰“邑侯瑕邱牛老父母决河碑记”。

  勤政廉洁。牛运震在与友人书信往来中谈到为官三字诀:“俭”、“简”、“检”。他在《寄董阿兄书》中阐述道:

  ……俭者,用俭养廉,所谓‘以约失之者鲜’,此不亏空、不贪婪之本也。仆愿与秦安百姓分衣食甘苦。简者,不拘官体,不听吏例,不信俗讳,不任已见。当无日不与百姓相见,差与之齐而讯其苦,但求一切便民而已。虽驱世嗤我以黄老,吾亦甘心矣。检者,天有理,人有情,吏部有处分,上司有限期,胥役有奸弊。得一钱乙诸简,施一杖榜诸册。今日去官,吾仓库不畏下任;明日还乡,吾心迹可告朋友……

  他认为大凡能做到此三字者,即为好官,因为俭而不贪能行善政,简而不繁方不扰民,检而不纵可控制自己的言行。

 

 

  乾隆六年(1741年),牛运震兼署徽县知县。乾隆八年(1743年)又摄两当县令。徽县距秦安400里,两当距徽县又200里。为了方便听断三县之事,牛运震在距离三县适中的大门镇设立办公点,曾作诗曰:“一身三县宰,憔悴小甘州。”乾隆六年(1741年)在徽县溧亭川修建杜工部祠,次年又创建吴将军庙。乾隆七年(1742年)五月,有虎夜扰徽县县城,牛运震听说后,从秦安赶往徽县,悬金招募猎人,两天内捕杀3只领头虎,后又捕得26只,虎患稍息。乾隆八年(1743年)牛运震卸徽县事,徽县吏民饯送流连,至日暮才离行,返回秦安途中,遇虎当道,随行的人吓得双腿战栗。牛运震毫无所惧,大声呵叱,老虎就沿着河岸慢慢远去了,县民特意绘制“驯虎图”。

  乾隆十年(1745年)六月,牛运震迁调平番县。秦安有万余人筹集了一些钱财,带着洒肉为他送行,有人泪如雨下,有人攀送三四百里。到平番后,每逢年节和牛运震的生日,秦安人还前往平番看望。平番为军事要冲,其地屯扎军队三千余人,牛运震积极协调民族关系,使军民和谐相处,在军民之中很有威信。乾隆十二年(1747年),平番县五道岘受灾饥馑,牛运震带头捐粟二百石赈之。当地居民非常感激,每人捐出一文钱,做了件“万民衣”,并把剩余的钱兑成银子,赠献给他,以示谢意。牛运震再三推辞不下,只得收受了万民衣,退还了银钱。值固原兵变,提督和巡抚火速传信给牛运震问退敌方策,牛运震出奇计平乱,事后妥善处理并请释放无辜人员,其才能得到上司的肯定。但是他的政治才能为某些字官员所嫉妒,在考核官员政绩时,有人向朝廷举报他接受万民衣之事,因而被罢官。平番士民攀辕垂涕,将要向上申诉挽留,被牛运震坚决制止。罢官后,因贫困无法归里,应上级官员之聘而主讲皋兰书院。

 

 

  乾隆十五年(1750年),牛运震将要返回山东故里的消息传到秦安后,秦安士民于五月到兰州请牛运震绕道秦安。六月,秦安门生路植楟、张椲等18人迎至巩昌,胡釴、张榕等及商民迎至宁远县。到秦安后,蔡家园、蔡日旸以及全县绅士设宴款待,流连五天才离开。知县蒋允焄同绅士商民饯送,许多人还千里相送至陕西灞桥而返。牛运震作《留别秦安士民》七律十首,表达了对秦安士民的依依不舍之情。

  牛运震回归故里之后,闭门著书,常常与乡中诸先生讲论文义,搜考金石。曾主讲晋阳、河东两书院,名士多出其门。平生著书十余种,涉及经学、史学、文学、金石等各个方面,计约百余万字。按成书时间排列计有:《读史纠缪》十五卷,《孟子论文》七卷,《尚书评注》若干卷,《论语随笔》二十卷,《史记评注》十二卷,《诗志》八卷,《春秋传》十二卷,《周易解》九卷,《空山堂文集》十二卷,《空山堂诗集》六卷;另外有同关西人褚峻合著的《金石经眼录》和《金石图》共四册,不分卷。其中《周易解》、《春秋传》、《金石经眼录》、《金石图》四种被收入《四库全书》。牛运震诗文深邃,文丰意约,富有哲理。毛泽东读牛运震《游五姓湖记》时批注:“读《游五姓湖记》,则见篇中人物,皆一时之豪;吾人读其文,恍惚与之交矣。游者岂徒观览山水而已哉,当识得其名人巨子贤士大夫,所谓友天下之善士也。”

 

 

  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正月,牛运震去世,门人私谥曰“文定”。四月,讣告至秦安,秦安人于城东设坛为位,招魂致祭,不期而会者千余人,东向哭送,声闻数里。祭毕,派遣专人带着诔词去兖州吊孝。

  乾隆四十年(1775年),朝廷因有些官员沽名钓誉,下令将所有的德政碑、去思碑销毁,秦安士民全力以赴保护,说:“此非歌颂德政,志良法也。”碑得以保全。此时距离牛运震离开秦安已30年,可见他的恩泽已深深地植入到秦安百姓的心中。今县内存留有关牛运震的碑三通:凤山《牛真谷先生讲学处》、陇城镇《邑侯牛老爷德政碑》、安伏乡《邑侯瑕邱牛老父母决河碑记》。

  牛运震去世后,入祀滋阳县乡贤祠。宣统二年(1910年),秦安举人巨国桂改刘公祠为邑侯祠,书牛真谷(牛运震)、严淡庐(严长宦)两位已故知县的神牌,与刘至顺并祀。宣统三年(1911年)正月,巨国柱具文呈请,将牛运震入祀“名宦祠”,适值辛亥革命,未果。

  滋阳县:今山东省兖州市。

  牛梦瑞《行状》,见蒋致中编《牛空山年谱》第93页,商务印书馆民国22年9月版。

  博士弟子员:即县学生,俗称秀才。

  孙玉庭《牛真谷先生传》,见蒋致中编《牛空山年谱》第100页。

  《空山堂文集》卷一,清嘉庆八年牛钧刻本。

  吴墱:字超西,秦安县人。乾隆九年(1744年)举人,十六年(1751年)登进士,选授河南省通许县知县。

  路植楟:字果亭,秦安县人。乾隆九年(1744年)举人。

  张辉谱:字燕承,秦安县人。乾隆十二年(1747年)举人。

  张梦熊:字渭非,秦安县人。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举人。

  王勋:字帛垂,秦安县人。乾隆二十四年(1756年)解元,善诗。

  《创置陇川书院记》,见《空山堂文集》卷十二。

  《清史稿·牛运震传》。

  安家川:今属安伏乡。

  王家峡:今属西川镇。

  西固所:《清史稿·牛运震传》:“县聚曰西固,去治二百余里。”西固不是聚落(乡村)之名,而是阶州直隶州(治今陇南市武都区)下属的一个千户所,位于今舟曲县。此为《清史稿》之误。牛运震《秦安县已行过地方事宜禀各宪文》(《空山堂文集》卷十二):“秦安接收西固所额征本色屯粮三百七十八石”即是明证。

 

 

  蒋致中编《牛空山年谱》说玉钟峡山崩河塞之事“不知应属于何年者”,今有安伏玉钟寺内《邑侯瑕邱牛老父母决河碑记》可补《年谱》之缺。

  牛梦瑞《行状》,见蒋致中编《牛空山年谱》第94页。

  《空山堂文集》卷一。

  大门镇:今天水市秦州区大门乡。

  胡釴,字鼎臣,号静庵,秦安县人。雍正十二年(1734年)贡生,廷试不得志,晚年官高台县教谕,著有《静庵文集》二十卷,作诗多至四千余首。入祀乡贤。

  宁远县:今武山县。

 

 

  乾隆二十三年:道光《秦安县志》误作乾隆二十二年。

  巨国桂:字子馥,又字瑞南,号静亭。秦安县人。光绪元年(1875年)举人,选甘州训导兼河西精舍讲席,新疆迪化教授,阜康县知县。著述颇富,有《武功县续志》、《阜康乡土志》、《遂初杂志》、《说铭》、《家训》、《悟简》、《巨氏谱》、《慕研斋稿劫余诗存》及《救时截方》等十余种。

  《秦山逸叟自记》,巨国桂著,民国11年抄本。

  《甘宁青史略正编》卷二十六第36页,慕寿祺辑撰,赵元贞、李炳校,广文书局民国26年铅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