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陇水秦风 > 正文

李祥林∣陇上秦安

来源:秦安县融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20-09-17 09:06:47 编辑:
分享到  

       在渭北高原,小城秦安处在狭长的谷地间,葫芦河从城西缓缓流过,狭长的县城显得愈加的拥挤了。在这样一个盆地小城,民房鳞比,小巷深深,掩映在高大的梧桐树下,像是一本线装书,余味悠长。
 

 

       秦安是桃之乡,桃这种灵性的植物赋予了秦安更多的亲和力。首先是桃花人面,适宜桃花怒放的水土必然能孕育出娇艳的“人面”,这其中自有千丝万缕的微妙联系,要不古人怎么会说“人面桃花相映红”呢。三月的小城,从河川谷地一直蔓延到半山腰,桃花的粉色和馨香溢满了两山夹一谷的小城,又顺着河流的走向一路漾了开来。花色映红了旅人的脸庞、眼睛和情绪,让人恍若隔世、幸福出神。与桃花分不开的,是灵秀的秦安女子。秦安女子眼睛大,身材姣好,清秀聪慧,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白娃娃”。相挽着走在大街上的,袅袅娜娜,万千风情;骑自行车的,撑着一把花伞,神态娴静自如,金鱼一样穿行在大街小巷,让观看的人忘魂迷醉,难以言信这里就是“萧萧黄叶路,匹马向秦安”(清牛运震诗)的渭北高原。

 


 

       被花香和佳丽所淹没的城市是幸运的,而保存着传统性格的城市是万幸的。秦安南上关和北关各有一条街,至今保留着明清时代的商铺。晨霭还未退尽,店主人就打开斑驳的红漆大门,洒湿路面,摆上秦安人精心纳制的麻鞋、草帽和装饰品,卖小吃的女人和卖羊肉泡的回回生旺了火炉。游人的脚步逐渐熙攮起来,小贩们秦腔一样的吆喝声也就远远地传开了:麻子哎,大麻子……,酿皮子,凉粉……,鲜桃儿……,音响店里的流行音乐也响了起来,乡下人挑在笼里的蚂蚱也叫了起来,双鬓斑白的老人却在梧桐树下摇着一把大蒲扇,哼着属于他们的小曲儿,这是另一种情调的悠然。是这样狭窄的一条老街,将过去与现在,文化与民俗,岁月与岁月搅和揉杂,我中有了你,你中有了我,最后分不开了。漫步在这样的老街,一种真正属于民间的气息扑面而来,少了许多都市的淡漠,多了几分俗世的人情味。

       秦安人尚武,与这里是秦人的发源地有关。麦黄六月,麦垛垒在场边上,农人也不顾收割的疲惫,赤膊光背,抡掀操棍,在场院中央为小辈们演一圈祖传的套路。千百年来,秦安人走遍了天下,货郎担的小生意做遍了大江南北,除了不畏吃苦的韧性,他们赖于闯荡天下的,还是要算从小练就的好身手。

 


 

       秦安人更崇文,最远的有人文始祖伏羲,后来有李暠、李白、安维峻、胡缵宗等等,都是当时的俊杰。如今随便走进乡野的哪个农家,堂屋里都悬挂着或表胸怀、或寄情志、或寓治家做人之理的字画,都收藏着祖先传下来的坛坛罐罐、器具件什,任何一个扶杖荷犁的农夫都能背出“黎明即起,洒扫庭除”的句子。在秦安,说绊倒你的一块土坷垃是文物,绝不是危言耸听。这一片古老的土地,8000年前的原始部落在这里生存过,秦人在这里繁衍生息过,三国的人在这里进行过激战,丝路之绸也是从这里经过。
 

 

       古老的岁月踢踏而过后,如今的秦安人还是一副安静闲适的样子,作为百姓,他们雍容隐忍,韬光养晦,依然将平凡的日子过得无比的滋润,正如明代文人胡缵宗的诗中所说:

       家居陇水西,门有桃千树。

       秋事乘鹤归,山远云堪住。

       高原小城人最大的福份与幸运,亦莫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