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陇水秦风 > 正文

王若冰∣秦安

来源:秦安县融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20-09-16 09:39:52 编辑:
分享到  

       历史上,秦安可谓是古秦州郡和现在天水市所辖县份中名声最响的县。秦安在中国历史上不断被提及,是因为这个曾经又叫成纪的地方出了不少名垂青史的人物。手头有一册天水市政协编的《天水名人》,粗略一统计,书中收录的秦安籍名人,竟有四五十位之多:伏羲、女娲生于古成纪。汉高祖创业时护卫刘邦闯鸿门宴的纪信、东汉末年独树大旗于陇上与王莽政权抗衡的隗嚣、十六国时前秦皇帝苻坚、盛唐名相权德舆、抗金名将刘锜、所书题匾至今高悬孔府宗庙的明代山东巡抚胡缵宗、冒死上疏弹劾慈禧太后的“陇上铁汉”安维峻……俱是秦安人氏。至于上启李广、李陵,下承李渊、李世民和李白的“成纪李氏”,其祖上根脉的源头,都深埋在秦安境内那一片坦荡深厚的黄土下面,而且千百年来都绽放着一种锐气逼人的光采。

 

 

       被称为“勘舆之学”的风水学到底有多少科学依据,我未做深究,不好妄加评论。但一直让我困惑不解的是,如今的秦安境内一无显山露水的灵山,二无含英纳翠之水,怎么就能孕育、诞生、成长起了那么多超群绝世的人杰呢?

 


 

       刚参加工作第一次去秦安,我就带着这个问题坐上乡间长途汽车,用两天时间,漫无目的地跑遍了所能抵达的乡镇。前些年下秦安,一路上让司机专拣秦安境内最高最远的山梁绕行。但令我失望的是,这座距天水城仅几十公里的县份,除了已被整日高悬的烈日暴晒得一口气都可以吹起漫天尘土的无尽土山,还能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苍凉和空寂外,实在是难以找出不同凡响的物象来。于是,为了认识和理解历史上的秦安,我不得不把目光再一次投向五营乡对面阳坡上太阳朗照的大地湾——这座迄今为止黄河中上游最古老的氏族部落遗址。

 

 

       大地湾文明发生、发展之初,纵贯秦安县境内的葫芦河流域,应该是水清河晏、满山葱茏的生息福地。否则,大地湾人怎么会在那一面苍茫的坡地上发展起中国最早的农业文明呢?伏羲又如何教他的氏族学会结网捕鱼的生存技术呢?我甚至以为,在大地湾人以前所未有的智慧创造那光华不朽的大地湾文化之际,远古文明的犀利光照肯定乘清爽高飚的秋风,把天人照映,万物相融的神秘光照,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传遍了当时还在大梦里酣然入眠的秦安大地。在岁月推移、历史发展的漫漫长夜里,大地湾文明的血脉也一点一点,以精神、文化和生命的方式渐渐渗透了秦安境内的每一寸土地。于是,当中国历史大变革、大起合的雷声自中原大地轰然响起之际,这种已渗人世代相传的血脉中的文化光芒被突然唤醒,一个又一个秉承了大地湾人开创世纪的智慧与才华的杰出人物,便从秦安这块日见荒寂的土地上如旭日腾空,款款走上了改变中国历史命运的大舞台。

 

 

       这样的解释也许有些牵强,但不唯如此,我们又将如何在曾经人才辈出、物华天宝的古成纪与现在平庸、贫穷的秦安之间建立起一种必然的联系呢?

       出生于秦安的苻坚是氐族,自称“陇西布衣”的李白出生于中亚碎叶城,唐太宗李世民也是在远离故土的关中大地建立起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的。如果把这些历史归纳起来类比的话,我觉得自秦汉以远就与西域戎族相邻的秦安,自古以来就孕育并形成了一种极富包容性和吸纳力的文化传统,使秦安走出来的人物天性里就有一种襟怀天下、包容四方的气慨,一种勇担重任、一往无前的血性。这种源远流长的文化传承,历史上曾经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经天纬地的大人物;在今天,从秦安人一副货郎担挑上世界屋脊西藏拉萨、把生意做到尼泊尔,甚至在“旱甲天下”的黄土地上种植出驰名西北的水果的现实中,我们仍然能够直接地体会到她不息的呼吸。

       每次到秦安,总是匆匆地去,匆匆地来。但一进入秦安境内,我的内心总是被高远空旷的蓝天下那一轮仿佛一年四季都不曾回落的烈日照射着的漫天荒土猛烈地炙烤着,说不清是震痛,还是悲壮。反正面对千百年来如排排巨浪凝结在天空下面的那一座座起伏无际、坦然横卧的山峦,我觉得对于曾经在数千年中国历史上释放了太多气血的秦安大地来说,也许现在倒的确是应该在一片重新唤醒的绿荫下,舒舒坦坦享受一番云淡风清的田园情趣的时候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