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 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秦安县政务服务网
 
    走进秦安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在线办事  网上信访
首页 > 专题 > 政法综治频道 > 清明思亲娘

清明思亲娘

 

 
http://tszf.tianshui.com.cn (2012-4-6 10:14:40) 来源:市委政法委
 
清明思亲娘
●杨迎勋
   
 
  今又清明,我静静地凝望着故乡的方向,思念着己离去38载的亲娘,泪水盈满了我的眼眶。
  我娘是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但娘却是一本无字的书,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无私的母爱像一股清泉在儿女们心中绵延流淌。娘鲜活的生命只有45载,娘16岁就嫁给了父亲,娘像许多母亲一样,默默地承受着命运给她的一切安排。我奶奶患的是严重的妇科病,下身子很不干净,连爷爷都不近奶奶的身子。奶奶常常出现便秘,娘就用那双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抠;就这样娘奉待了整整5年的奶奶;在一个隆冬时节,奶奶紧握着娘的手安祥去了另一个世界。奶奶去了留下了12岁的二叔和7岁的三叔,娘又默默地挑起“嫂娘”的重担,拉扯两个叔叔分别当也干部,参了军。娘生了我们8个儿女,大姐和三哥夭折后,我们6个儿女便成了娘鲜嫩鲜嫩的希望,娘用她的辛苦酿造我们欢乐的岁月。在我的记忆里,娘总是忙碌不休,也不明白娘为何活得很累,更读不懂娘为何泪水涟涟。1971年瓜果飘香的时节,学校举行秋季运动会,我为穿上个红背心和短裤向娘讨要,娘掏不出扯二尺半棉布的钱来,只好从后院菜园子里摘了一大筐黄瓜,迈上了去洮坪的山路。路漫漫、夜茫茫,娘用那双缠过的小脚丈量了弯弯曲曲的30多公里崎岖险道,把菜卖给了山民,换取了11.6元钱。来时,娘的脚磨起了血泡,可泪汪汪的双眼才添上了悦情,刚刚10岁的我实在忍不住扑在娘怀里说:“娘我不要那短裤了。”娘抹了把泪说:“未儿呀!娘本事尽了,难撑这个家哟!”。
  母爱深深。娘虽然没有文化,但明事理,大事小事分得很清,特别是在培养孩子上不惜一切代价。尽管很沉重,娘却硬扛。记得初中毕业那年,我硬生生地对娘说,不想上高中了,要回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正在菜园子里拔草的娘感到吃惊,但娘还是平静地对我说,未儿你的心事娘懂,可是家里再难,娘再没本事,也要供你读完高中。当时我13岁,自认为已长大,就是听不进娘的话,又扔下了一句坚决不上学的狠话。娘一下子情绪失去控制飞起右手打我一个耳光,娘抹着泪水说:“瓜娃呀,没文化不会有出息吗?!你不读高中就会让没文化的娘后悔一世啊!” 。娘的话像一根针扎在我心上,娘的那一耳光给了我清醒,在娘良苦用心的激励下,1972年,我在全县统考高中时夺取了全县中考语文成绩的第二名,全家都沉浸在欣慰之中,娘却泪水横流,沉浸在即将离别的忧伤中。第二天清晨,娘一直牵着我走了20里的山路,把我送到县城中学的学生宿舍里,听父亲说娘回来后坐在门口的石头上呆了大半天。打我记事起,娘就没有穿过什么新衣服,至到娘去世后,娘仅有的五、六件衣服都是打了补丁的,寿衣也是借人家王姨的,没有一双新鞋,三姨拿来了她的鞋才给逝后的娘套在了冰凉的脚上。
  娘噢,归来兮!思念娘的不仅仅是情浓于您的儿女们,石桥镇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在思念着您,说娘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女儿。邻居的马大爷是个“五保户”,娘便把年过古稀的马大爷,娘便把马爷接到家里,和爷爷一起侍养了一年之久,马大爷临终时,对他的侄儿和外甥说:“杨家的大儿媳妇,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啊!”今年春节,遇见马大爷的外甥女时,说起娘又动情地流下了激动的泪水。1974年农历11月16日,娘永远地去了,那个让人伤感流泪的日子,天下着很大的雪,石桥镇上下街道几乎没有一家动烟火。那天我抹着伤心的泪儿看看那长长的为娘送葬的人们,看看那男女老少悲恸的泪水,我惊愕了,娘啊,您真是普天下最好的亲娘!
  娘噢,归来兮!我不会忘记,娘颤抖着小脚朝牛棚里背草的身影,我不会忘记,娘夜里就着如豆油灯为我们缝衣的艰辛,我不会忘记,娘胃病复发时痛苦的面容,我不会忘记,娘对儿女无私的深深的爱、、、、、、
  虽然娘己离我而去,但我深信娘的精神永生,母爱永在!娘身上展示的言而有信,自强自立,仁爱宽厚,深明大义等优良品质,如同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人生之路!
 
 

秦安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电话:0938-6529386 电子邮箱:qaxxwzx@163.com
网站服务电话:0938-6510620 电子邮箱:qaxrmzf@163.com
秦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维护管理 陇ICP备06002101号